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济世医经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秦凡姚芯])

作者:多是非 时间:2020-08-20 12:20:18 来源:zzy

济世医经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秦凡姚芯])

济世医经在线阅读

简介:让人爱不释手的女频小说《[标签:副标题]》内容非常之优质,[标签:主角]是文中的关键人物,小说由网文大咖[标签:作者] 创作。内容是:[标签:内容简介3]......

《济世医经》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秦凡姚芯,是多是非所著的都市情感小说,目前已完结。

《济世医经》第19章 药汤奇效

吃过晚饭之后,姚家的厨房中没有熄灯。

锅灶上发出噗噗的水声,刚一掀开木盖子,水汽立马盈满整个厨房。

秦凡用昨天摘回来的那些干草,熬了一大锅药汤。

他要用这些草药汤汁给姚庆泡身子。

这些东西能管用吗?黑乎乎的,你可不要像你老子一样,再把人给医出毛病来!

看着黑漆漆的汤药汁液,金菊皱起眉头。

她对秦家的怨恨已经深入到了骨髓当中,想要化解,那一时三刻是不成的。

以至于这种怨恨生成了偏见,不管秦凡做什么,说什么,她都能找出刺儿来。

婶子,用热汤药给姚庆叔泡身子多少会好些。

秦凡没有多和她说什么话,把这些汤药全部倒进大木桶当中。

眼下不管他多说什么,金菊都可以挑出错处来,自己倒不如不说,多做些让她能够看得见的事儿。

姚庆躺在床上,身子瘫痪多年,下半截身

子处于极度萎缩的状态。

把他抱起来时,秦凡有些感叹,这人的身量实在是太轻盈了。

浑身上下只剩了一把骨头似的,没有二两肉。

庆叔,就当是为了自己的身子好,你平日里也要多吃几口饭。

茅房里灯光昏暗,只有一盏不过五十瓦的灯泡在亮着光。

秦凡把他放在木桶当中,一点一点的往里加热汤药。

我就算想吃,但是这胃只有这么大,塞不进去呀。

泡在这汤药中,姚庆的脸色有些发红,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畅快地泡过澡了。

他们今天回来的有些迟,晚饭只能从简,姚芯把野猪肉切成薄片儿,就着院子后边儿的蒜苗炒了一大盆。

这在姚家里是不可多见的荤腥,但尽管如此,姚庆也没有吃两筷子。

吃到最后,这一盆猪肉竟然还有的剩。

这水温怎么样,要不要我再给锅里添把火?

瘫痪的人皮肤不怎么敏感,有时候察觉不到温差,秦凡一边用水给他擦身子,一边感受着温度。

挺好,就是辛苦你今天晚上忙上忙下的。

姚庆闷头说着,声音里有几丝颓废。

他认为自己是个废人,在家里就应该少吃,不给妻女添负担。

药汤泡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他皮肤现在已经微微发红了。

秦凡扯了把椅子坐在木桶旁边儿,给人的后背上扎银针。

他动作很快,手起针落,没一会儿整个背上就多了好几个针眼。

庆叔,待会儿要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就尽管声张一下。

他自己动弹不得,也不能做出什么反应,只能靠话语来传达意思。

得嘞。姚庆泡在木桶里,整个人浑身发烫,感觉到后背上酥酥麻麻的。

秦凡动用着自己体内的元气,手上力道一下比一下重。

紧接着,就连姚庆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有一股子火在莫名窜着。

随着后背上银针越落越多,这股火也越蹿越高,简直把他烧的几乎快要叫出声来了。

但姚庆到底是一个进山打过猎的硬汉子,死死地咬着自己的牙根,不肯吭声。

到后来时,是秦凡注意到他脸色通红,眼睛里爬满红血丝后,才停下来动作。

行了,今天就治疗到这个地方吧,我学的是中医,往后还多的要用银针扎的时候。

秦凡拿来一旁的干毛巾擦拭着他的上半截身子,一边擦,一边温声说着。

把人从水里抱出来,用毯子裹住,刚一出茅房,等在外边儿的金菊和姚芯两人立刻凑了上来。

哎呀,脸怎么这么红?!才一见着,金菊立刻就大叫出声。

你说,是不是那水太烫了,我就知道他一个大男人手上没有轻重,要是把皮烫坏了,到时候生痤疮可不就麻烦了!

她在原处叽里呱啦

地说着,吵得人头疼。

妈,爸明明是面色红润,哪里是被水给烫了,烫能烫成这个样子?

姚芯无奈说着,上前又搭把手,拿起她爸的衣裳,直接往二楼去了。

我感觉以前的那股精气神又回来了。

孩子,你可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呀!

这一通泡澡后,姚庆整个人浑身舒畅,躺在床上拉着秦凡的手,连声谢道。

呵,什么恩人不恩人,要不是他们家,咱们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还好意思说。

金菊站在门口,低声咒骂着,又是拿起毛巾擦拭着姚庆没干的头发。

见他现在已经躺下,快要入睡,秦凡也到楼下去了。

他要去看看那大木桶里的水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茅房里的灯光实在是太过昏暗,秦凡用手推着大木桶,水花震荡着,没过片刻,面上净浮了一层灰蒙蒙的东西。

这是从他的皮肤里透出来的杂质,脏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仔细闻还能闻见一股腥臭之气。

看来这每日用药汤泡着也能有好吃处。

我来吧,你刚刚费了那么大的劲,现在去躺着休息。

身后传来姚芯温柔的声音,在昏暗的灯光下,她整个人看上去如同蒙了一层柔光似的,温和可人。

不用,这木桶怪沉的。

秦凡手上用力,把桶里的脏水全部倒进了茅坑当中。

又是一番洗刷之后,姚家的灯终于熄了。

乡野之地到处都是虫鸣鸟叫的声音。

姚庆金菊两口子住在楼上二楼,那地方敞亮通风,为的就是让姚庆好好养身子。

一楼除了堂屋,厨房,茅房之外,就只剩下了两间偏房。

一间住着姚芯,另一间归了秦凡。

此刻,秦凡趴在门边儿,见着堂屋那边儿的光亮熄灭之后才上了床。

他每日清晨晚时,都要修行吐纳之术。

现在走进了别人家里,得跟着大家的生活规律来走,怕吵着。

坐在硬板床上,秦凡开始挥动起自己的手掌,三两下的这手就合在胸前,比作一个莲花手印。

一切自虚空来,再到虚空去

练完了静心休养的心经之后,他躺在硬板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心想着,明日无论如何都得去一趟云雾山。

《济世医经》第20章 鸡飞狗跳

你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竟然还有脸躺着,赶紧给我起来!

正在意识昏沉之间,秦凡听见有人在他床边怒吼。

他猛地一下睁开眼睛,只看见金菊手上拿着扫把,双手叉腰,怒目圆睁的瞪他。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起来!这院子里的活计多得很,你去把鸡笼里给打扫干净!

带灰的扫把落在床边,激起万千尘土飞扬。

看着金菊骂骂咧咧离开的身影,秦凡还有些没醒过来。

他昨天修行吐纳之术后,感觉到身子无比轻盈,就连做梦也如同被包裹在温水当中。

这三石村未免也太过灵气充沛,充沛的让人都能忘乎所以了。

窗外,天刚翻出鱼肚白,整座山中还在雾蒙蒙的天色当中。

秦凡起床下地,拿起扫把就走到了院子当中的鸡笼外。

他现在是来姚家里赎罪的,可不是做客,人家说什么自然得听什么。

再者说了,这些琐碎杂事就算他不做,那也会落到姚芯头上。

清晨的院子当中朝露深重,笼子里的鸡都还尚且在睡梦之中。

也不知道究竟有多久没打扫了,里边带着一股浓浓的鸡粪腥臭。

秦凡捏紧鼻子,心中憋着口气,把鸡全都赶出来,自己钻在里边打扫粪便。

他长得人高马大的,在这鸡笼里四处都伸不开手。

好不容易收拾干净了,才看见自己脚边早就沾上了那些脏污的粪便。

耽误了那么大半天,就收拾了一个鸡笼子,要你还有什么用?

要是谁都像你一样做事儿,那还不得把金山银山都吃垮了!

金菊站在院子中央,手上端着一个木盒。

她一面伸手抓米喂鸡,一面对着秦凡翻白眼。

婶子,鸡笼里有些破损的地方,我现在都修补好了,您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秦凡舔着一张脸,对她笑眯眯的说道。

在整个姚家里,对于他怨气最深的人就是金菊。

像要减轻自己心上的负担,就必须把这个女主人给讨好。

金菊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着,伸头向那鸡笼看了一眼。

原本有些合不上的铁丝,现在都被扳直补了起来。

她面上的神情稍微好了些,挥挥手,让秦凡继续去把灶上的猪食搅和匀。

做人就是要勤快,当个懒汉一辈子都吃不上饭。

知道自己对不起人,就手上放麻利点,要不然成天哪里来的白吃白喝?

院子里的吵闹的声音惊扰到了姚芯。

她起床途经堂屋时,看见厨房里冒着滚滚的热气,直接吓了一大跳。

妈!你怎么能够让秦凡哥去煮猪食呢?

家里人都吃不上几口饭,猪就更不会吃得有多好了。

猪食里除了添些米糠和杂菜汁饭,就连水都是平日剩下来的泔水,味道只有那么刺鼻子了。

他一个大男人的,难道煮不得呀?老娘都煮了大半辈子了,什么时候说过半句不是?!

金菊照样在塘沽外面骂骂咧咧的。

秦凡哥,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做的,你先去洗洗手,准备吃早饭吧。

姚芯冲上前来,想要抢过他手上的铲子。

没事,再添一把火,等着烧开之后就好了。

锅里的猪食在大火烹煮之后,颜色呈现出了一种奇异的绿。

离开三石村多年,秦凡一直跟着千疯道人云游四方。

凭着他们两人的本事,随便替人算一卦,卖一些什么奇珍异宝,就能换不少的钱。

他虽是从乡里出来的,但也是很多年没有干过这些粗活了。

几番争执无奈之后,姚芯坐到了灶前。

灶膛里的火映照着她的面容,人看上去既清秀又雅致。

秦凡低头搅和猪食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大清早的,姚家院子里就经历了一番鸡飞狗跳。

把这一通忙活过之后,秦凡身上早就弥漫出了淡淡的腥臭。

他自顾自的从灶头上提了桶热水,走到后院里去。

茅房那个地方太过狭小,旁边儿就是猪圈,白日里金菊舍不得让人用电点灯,倒不如后院来的宽敞。

简单冲洗过后,秦凡才觉得自己身上的气味儿淡了,就连头脑都清明了不少。

他今天要去云雾山一趟,现在浑身上下都轻盈,正是最好的状态。

金婶,你们吃饭了没有?

正在擦拭身子之时,院外传来了一道清亮的声音。

秦凡目光微微暗淡,手上动作没停,提着木桶就回厨房去了。

他听得出来,这是姚芯的表妹,姚玲玲的声音。

他们三人从小一同长大,按理来说感情自当深厚,旁人比不得。

但经过昨天在浅滩上救牛之后,秦凡对姚玲玲的看法有些改变了。

怎么人进了城里之后,也沾染上了城里人的臭脾气。

作为亲历者,竟然不分三七二十一,帮着城里学生欺瞒同乡。

这一点,他有些看不过去。

姚家院子里。

呀!我这侄女倒是成天把婶子惦记得好,赶紧进来坐,这边才把猪给喂上了,我们还没吃呢!

金菊喜笑颜开地看着姚玲玲,一个劲儿的招呼她坐。

金婶,我爸他们昨天从城里买了些卤味,家里买的多,我这就想着给您和叔送些过来。

姚玲玲手上捧着个海口宽碗,碗里的卤味冒的如同小山一般高,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勾得人肚子里馋虫大动。

她站在院子中央,目光四处飘荡着,像是在找什么人似的。

你这孩子来就来吧,还送什么东西!咱们两家关系这么亲近,你倒是和婶子客气了!

海口宽碗被金菊接过放到厨房里去了,姚家里正在准备早饭,秦凡也上楼去把姚庆了下来。

他们家里吃的早饭无非就是稀粥,酱菜,每天都是按着人口来煮的,没有多余的。

玲玲,你这孩子还没吃饭吧,赶紧坐下吃两口。

金菊热络说着,想要把秦凡的那一份盛给她。

不了婶子,我爸他们还等着我回家去呢,我今天早上过来,有件事想拜托秦凡。

眼见着她要给自己盛饭,姚玲玲赶紧摆手。

光是稀粥酱菜,她可吃不下嘴。

继续阅读

济世医经

作者多是非

济世医经小说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 本周排行

小说大全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