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龙门医婿在线小说完整版

作者:于飞 时间:2020-08-19 12:42:05 来源:zzy

龙门医婿在线小说完整版

龙门医婿在线阅读

简介:龙门医婿章节目录,龙门医婿免费阅读,龙门医婿在线全文,龙门医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龙门医婿的作者于飞 ,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龙门医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认我为主林长生抓住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天浩。他记得这小子......

《龙门医婿》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于飞林千羽,是于飞所著的都市情感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洪城儿童医院,医生办公室。“于飞,这一次,你女儿病情加重,需要再交20万!”医生冰冷的话语,像冰锥一样扎心。穿着米团外卖服,手里还提着一个外卖的于...

《龙门医婿》第19章 认我为主

林长生抓住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天浩。

他记得这小子家里有点儿钱,还一直追求自己女儿林千羽来着。他现在要不救自己,不怕千羽跟他没完?

陈天浩吓了一跳:伯父,你怎么在这儿?

少他娘的额废话!

林长生好容易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还连吼带骂的:现在和你拉家常呢!?快他妈想办法救我出去!!

喔喔喔!

陈天浩是真被林长生现在的样子吓到了,赶忙说:伯父你先撑一会儿啊,我马上去想办法救你。

我有个朋友,和这儿的头儿红哥手下的小弟有点儿交情。

我去找他,看能不能给说说情。

说完往人群中跑了。

他能有什么办法呀!?

自己平时从来不到这种地方来,今天还是听朋友说猩红山庄爆了冷门一赔一百,自己的公司又面临困境,想来赌赌。

谁知一赔一百的就是这老家伙呀?!

陈天浩本来想一走了之。

但又转念一想,就这么走了的话,林千羽知道后,一定不会再理他了。

他从第一眼见到林千羽就喜欢她了。

即使她已经嫁人生孩子了,自己还是喜欢她。一定要得到她,哪怕得不到她的心,也要....

算了。

陈天浩从地上爬起来,还是去找找那个和红哥小弟认识的朋友吧。

另一边,斗场对面的玻璃大楼。

一个VIP贵宾室内,于飞正拿着根鸡毛挠着一个小弟打扮的人鼻子:现在,给你个机会,叫你的老大鄂爷给我滚过来。

说完,解开他手上的绳子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小弟连滚带爬,赶忙朝一个紧急会议室跑了。

室内,七七八八的黑衣人倒的到处都是,死的死伤的伤。

还有几个被于飞揍了还能活动的,都被他用一根绳子捆在了室内的装饰柱上。

刀疤男也在内。

此时还不忘恶狠狠的警告于飞:小子,你现在最好趁早把我放了,否则一会儿鄂爷亲自到场,有你好果子吃。

呵呵,

于飞不怒反笑:你这条狗倒是忠心,开小姐抢走帝王之心,你竟然掩护她跑了。不过她既然跑了,就让你来替她受罪吧!

说完,伸出两根指头在刀疤男身上点了一下。

刀疤男顿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变。

还不停动来动去,脸色十分难受。

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眼泪都出来了,还说不了话,一切根本不受他控制:你.....你.....你给我等着.....

其他几个跟刀疤一伙儿的小弟,一见这个样子,纷纷露出额兔死狐悲的表情。

放心,

谁知下一秒却听于飞说:我这人做事一向很公平,他都开始享受上了,你们也不能闲着对不对?

话音刚落,他已经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其他人的穴道。

这个点穴手法是于飞在脑海中的黑科技中学的。

他本来想着自己既然可以通过黑科技为别人治病,自己学点儿相关知识也没坏处,没想到今天用这儿来了。

于飞点了他们的檀中和环跳。

霎时间,中了于飞点穴的人一个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又麻又痒又酸,偏偏手脚还被捆的死死的,根本挠不着。

只能哈哈大笑,或者哇哇大哭。

一时间整个VIP大厅混乱一片,纷纷想面前这个将他们害成这样儿的男人是个什么魔鬼?

于飞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玩儿着手上那根鸡毛,一脸无辜,仿佛面前这一切自己根本不是始作俑者。

什么人在这儿闹事儿?

正在于飞等的百无聊赖,差点儿和段灵儿玩儿起了翻花绳的时候,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你他妈是真不怕死!

于飞抬眼一看,会议室门口打头进来一个人。

这人一身红衣,三十出头的样子,面相凶悍。

整个人还算有几分架势,不过看那架势就知道是个高级马仔。估计就是猩红山庄的负责人红哥吧。

红哥身边,一众小弟簇拥的那个人,才是大佬。

此人身形高大,穿一身名贵皮草。

面相威严。

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出头。

却眉长入鬓,双眼深邃漆黑,一眼望去仿佛没有尽头。眼睛微微眯来时,还放着精光,仿佛一头狮子。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不可侵犯的气息。

他威严的眼睛扫视了厅内鬼哭狼嚎的小弟们一眼:你们这是干什么?

鄂....鄂爷....

刀疤男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蛋子,一见正主儿来了,又哭又笑:杀...杀....杀了他.....

刚才还吓的花容失色的开小姐,此时早换了身儿儿粉红的开领月纱长裙,衬的面容十分娇艳,娇滴滴的。

她手上还抱着一只戴金镣铐的狐狸,软软的挽着那男人的一只胳膊,面上说不出的优越感。

鄂爷,

开小姐一听刀疤男的话,也赶忙指着他告状:就是这个人。

这个人从翡翠城追了我一路,还敢到猩红山庄闹事儿。他刚才,还打了我一巴掌,嘤嘤嘤。

说完就靠着男人娇滴滴的哭起来。

鄂爷脸色一沉:拿下,剁碎了喂狗。

敢欺负他的女人,整个天南怕没谁有这个胆子。

他身后的一群劲装武士全都站到了面前,亮出的秋水武士刀寒光闪闪。

于飞顿时露出个头痛的表情:我说鄂爷,你的这些手下什么级别。你看看这一地死伤的人,够我斗吗?

男人一听,看了一眼于飞:好大的口气。

刚才他知道有人闹事儿,走进来却看到于飞和一个小丫头,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只当是有点儿武功的人来闹场子,因此连话都没和于飞说。

现在这毛头小子竟这么大的口气。

他身边的这些死士,可不是一地死伤的小弟可比的。

小弟不过是蝼蚁,有点儿武功的人都能打的过。

武士才是猛兽。

不过鄂爷这个人为人向来谨慎,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冲身边人吩咐道:阿红,你和他们一起上,拿下这个小子。

对!

开小姐也赶忙说:抓住了他剥皮抽血,我要用他的血,来喂我的狐狸。

阿红领命,带着武士们一拥而上。

他缓缓将两把红色武士刀从双眼拿开,瞪着于飞,眉毛上的两道刀疤格外狰狞:小子,今天落在我手上算你倒霉。等下到了阎王那儿,记住我的名字,淳于红!

说完就和于飞打了起来。

她面容扭曲,恨不能把于飞千刀万剐。

倒不是为别的,刚才她在翡翠城抢了帝王之心,于飞就紧追不舍,还有有胆子跟到猩红山庄来。

她算看出来了,要是一天不把这小子解决掉,帝王之心就一天不会安安稳稳呆在自己手里。

她这么想时,看到鄂爷在看她。

赶忙换上一副无比温顺的样子靠了过去,还把手上的白狐狸抱给鄂爷看:这小东西呀!自从喝了人血后就再也不肯吃别的东西了。爷,您看小白长的多好啊。

鄂爷伸手摸了小白一把。

爷,

开小姐看着和于飞斗在一起的武士中,心中有点儿没把握:阿红,他能斗的过那小子吗?

你这是什么话?

鄂爷面无表情看着眼前武士们和于飞的战斗:这些武士一个个都是修真者,虽然才只在最初的筑基期,但已经比寻常的武士厉害百倍了。

还有阿红,他可是炼气期的高手。

这样的阵仗,还拿不下一个毛头小子?

也对,

开小姐一听,深以为然。

刚要说几句好听的哄哄鄂爷,突然不知从哪儿飞出一个东西,咚!的一声落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开小姐一见这东西,吓的跪在地上惊声尖叫:啊啊啊啊!

那落在桌子上,不是别的,正是阿红的人头。

另一边,于飞已经用新学的点穴手法点了那群武士的穴,现在一个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跟二傻子似的。

对淳于红,他本来也想以点穴制服的。

奈何这人有点儿本事,会解穴。

对于飞也招招致命,于飞以牙还牙,一不小心就将他给反杀了。

人头落在桌子上,还溅了一地的血。

于飞已经趁鄂爷愣神之迹,上去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鄂爷,你刚才不是说,要把我剁碎了喂狗吗?

别别别!

鄂爷心里一惊,从他坐上大佬的位置十多年来,还从来没人能近过他的身,嗅到危机意识的他心一凛:小伙子,有话好好说。

他虽然是大佬,但根本不会武功,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全是权谋和智慧。

现在保护他的高手都歇菜了,他还能怎么办?

但他十多年的大佬也不是白当的,到现在仍有几分镇定:小伙子,你平白无故闯入翡翠城闹事,欺负我女人。

又追来猩红山庄,杀了我这么多手下。现在还要杀我?

喔?

于飞眉毛一挑,看向地上吓的花容失色的开小姐:她是这么跟你说的?

开小姐抱着狐狸,畏畏缩缩不敢答话。

呸!

段灵儿忍不住啐了她一口:不要脸,明明是她在翡翠城抢了我的帝王之心,还逃到这儿来,我们为了拿回帝王之心才追过来的。

鄂爷面色一沉,看向开小姐: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开小姐心惊胆战的点了点头。

鄂爷大怒:你这个贱人!还不快把东西还给人家!

开小姐赶忙从身上摸出帝王之心还给段灵儿。

小兄弟,

鄂爷一见事情水落石,心平气和了几分:这件事的却是鄂某做的部不对,今天的事儿我给你赔礼道歉。

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愿意给你一千万,以示赔偿。

于飞却不领情:这件事儿,没那么容易。

鄂爷大惊失色:你还想怎样?

很简单,

于飞直言不讳:我要你听命于我,认我为主。

《龙门医婿》第20章 接你艾滋病老婆回家

鄂爷一愣:你!?

别误会。

于飞说:我不沾你的生意也不沾你财产,你的一切我一概不碰。但我要你随叫随到,对我言听计从,你可做的到?

都到这时候了,鄂爷还敢不答应吗?

咬了咬牙道:好,于先生,以后你就是我的顶头上司了。你说一我绝不说二,叫我往东绝不往西。

边上的开小姐一听,都震惊了。

要知道鄂爷的地位,在天南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佬,掌握了鄂爷,以后天南还有几个人敢得罪于飞?

很好。

于飞听了这个答案很满意:还有一件事,麻烦你现在就帮我办办。

鄂爷看向于飞:您尽管说。

于飞指了指玻璃窗下的斗场正中央:那个带蓝色拳套的老头子。

鄂爷一听,还以为他曾经得罪过于飞,于飞想把他乃伊组特呢!

谁知于飞却轻飘飘的丢下一句:他是我老丈人,麻烦你把他给放了。

说完带上段灵儿走了。

鄂爷又是一惊,跟着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后边儿一个赶上来的小弟头上: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老爷子救出来?!

另一边,于飞已经带上段灵儿出了猩红山庄。

段广陵已经打电话从家里叫来了玺卫,打算于飞他们再不出来就冲进去救他们,谁知一听他们不仅拿回了帝王之心,还收了鄂爷做小弟,顿时大吃一惊。

段广陵对于飞说:于先生,我虽然知道你的实力,但我还是劝你一句。

鄂爷之所以能成为天南的大佬,除了他本事的能力外,手下也少不了能人异士。

你今天能降服他,恐怕是因为他是暂到猩红山庄,手下没带几个高手。他肯答应听命于你,恐怕也是为了保住一时性命,等他回了自己大本营,一定会派出高手对你不利,以报今日之仇,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呐!

于飞知道段广陵是好心提醒,便点点头。

他也觉得,这个鄂爷今天投降的太轻易,况且和他对阵的还真没几个高手,所以一定会遭到报复。

不过,他可不怕这个报复。

于飞回到家,已经是第二天了。

刚推开门,就听到女儿的哭声,于飞心都碎了,才想起本来要去医院接女儿的,结果在猩红山庄过了一晚给忘了。

于飞赶忙要去抱抱床上的女儿。

却冷不防被林千羽打了一下:把你的脏手拿开。

于飞赶忙解释:我回来之前洗过澡了,不信你闻。

好哇!

这话如同导火线似的成功点燃了林千羽心中的怒火:一晚上没回来,你果然去鬼混了!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这个家?!

我没有,

于飞百口莫辩:不是,我有,我真不是出去鬼混了。

他之所以在外面洗澡,是因为沾了一身血腥味,总不能带着回家吧?

你还说不是,

林千羽扯着于飞的衣领:你用的沐浴露香味儿都是女士的,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于飞刚想说天地良心,却发现一个哎!

林千羽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个问题来了?

以前自己再夜不归宿,她也没问过一句呀,更不会关心自己和哪个女人怎么了,因为她根本不在乎他。

现在怎么了?

刚想问个清楚,却听见外边儿丈母娘卢玉枝的嘶吼:你们吵什么?还不快出来,你爸受伤了!!!

林千羽赶忙跑出去,一见林长生的样子吓一跳:爸,你怎么了?

林长生恨恨的指着于飞:还不是这小子!!

于飞顿时感到两道杀人的目光朝自己看来,莫名其妙:爸?我怎么你了?

林长生巴不得将于飞剥皮拆骨:你他妈还好意思说,你要是答应替我去猩红山庄给人打拳,我至于被人打成这样儿吗?

于飞一下气笑了:爸,你自己赌拳欠了账还赖我呢?

我还救了你呢!

要不是我叫姓鄂的放了你,你现在还在斗场里挨揍呢。

你这傻逼!你就吹吧!

林长生一听,跳起来就想骂于飞,谁知一动弹就痛,只能把身子弓的跟个虾仁似的,骂道:要不是陈天浩,我早死在猩红山庄了。

林千羽一听,指着道:爸,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

卢玉枝赶忙护道:千羽,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数落你爸,也不看看他现在什么样子!?阿弥陀佛,好在有天浩出手帮忙啊!

于飞一听好笑,忍不住问道:爸,那这陈天浩他怎么救的你呢?

哼。

林长生翻了个白眼:天浩认识人,他认识那个猩红山庄看场子大佬红哥手下的小弟,他去找那个小弟向红哥求的情,红哥才把我放出来了的。

红哥?

于飞一听:就是那个昨天晚上被我砍了脑袋的淳于红?

去去去!

林千羽一听厌恶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胡说八道。去房间里把女儿换下来的脏衣服洗了去。

于飞无奈,转身进了房间。

关门时还听见卢玉枝感恩戴德的声音:这次真多亏了天浩啊。

于飞摇摇头,洗起了女儿的衣服。

等洗完衣服,他发现所有人都不在家了,估计送林长生到医院去了。

家里只剩他和多多。

多多还在睡着,他看多多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知道她生病的这段时间吃了很多苦,心中十分不忍。

就用黑科技给女儿炼了几丸补身体的丹药。

多多吃了几天,脸色还真好了起来。

又过了几天,于飞刚喂多多吃完药,就听见门外有动静。

开门一看,卢玉枝正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林长生和林千羽跟在身后,手上也是大包小包的。

一见于飞还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还不快过来帮忙?

于飞赶忙接过一看,都是些人参鹿茸海参燕窝一类的贵重物品,还都是礼盒装,就随口问了句:你们这是要给谁送礼去啊?

哼!

于飞的丈母娘冷哼一声,斜着眼看向他:你还好意思问,这些东西,本来该你买的,现在还用我们的棺材本儿,真是不要脸!

于飞一听,以为他们买给多多的。

赶忙说:对对对,这些东西本来是该我买来给多多吃的.....

..

谁知话还没说完,就被丈母娘给打断了:谁说我们买给多多的,这些东西,是我们买给大师的谢礼!

不是,

于飞一下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什么大师啊?又凭什么要我买啊?

哟!

卢玉枝阴阳怪气的:你得了这么大好处,还想一毛不拔啊?

要不是我们找到个大师,这些天,天天上大师那儿吃斋跪拜,求大师保佑的。多多的身体能好的这么快吗?

大师保佑了多多,我们当然要好好谢谢人家。

于飞一阵无语:什么大师啊?肯定是个骗子。

这多多的病是于飞自己治好的,也是于飞为多多调理的,怎么就变成大师保佑了?肯定是骗子!

卢玉枝一听却十分不满:人家大师可是从茅山上下来的,正宗的茅山道士,有大神通,可厉害着呢!

于飞笑了一下:前两天也有个茅山道士,被我打的屁滚尿流的.....

去去去,

林千羽一听于飞又开始胡咧咧了,指着他骂道:你除了会耍嘴皮子还会干什么?

下午我和妈去给大师送礼,你和爸留看家吧。

于飞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吃过午饭,林千羽母女就出门了。

谁知到了晚上十一点多还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那个不靠谱的老丈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于飞心中那叫一个着急啊。

他知道林千羽不是这么没担当的人,去哪儿都有交代,不回来也会说一声,都这会儿了还杳无音信,一定出事儿了。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鄂爷。

毕竟前几天刚得罪过他,还收了他做小弟。

刚这么想,于飞的手机就响了。

一看是林千羽的号码,赶忙接起来,却听到一个熟悉又猥琐的声音:于飞,你老婆和丈母娘现在在我手上,过来谈谈吧?

丹阳道人!?

于飞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儿: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丹阳道人似乎在嚼什么东西:想你亲眼看看,你老婆和你老丈母娘是怎么被我征服的,哈哈哈。

打开你右手边的电脑看看?

于飞知道,丹阳道人用林千羽的手机打的电话,也一定知道林千羽的手机是和家里的电脑连了线的。

谁知打开一看,于飞立马炸了。

林千羽和卢玉枝被捆在一个光线充足的房间里,身上几乎没什么衣服,口中也被纱布勒着,但她们一动不动,似乎中了迷药晕了过去。

丹阳道人形容猥琐,拿着另一个手机在一旁拍视频。

他一边拍,一边对于飞说:于飞,你让我在段家丢尽颜面,又带着段家那小妞儿在翡翠城和我竞争帝王之心,害的我修仙梦破碎,我恨你一辈子!!!

更恐怖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丹阳道人说到这儿,脸开始扭曲起来:前几天,我竟然发现自己得了艾滋病!!!

呵呵,

于飞虽然早知道丹阳道人有艾滋病,但一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忍不住嘲讽道:你自己不守道门清规戒律,怪谁?

哈哈哈!

丹阳道人越来越疯狂:没错,是我不守清规戒律,我下山后忍不住诱惑和一个妞儿破戒了。那又怎样?

本来我拿到帝王之心,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的。

是你,你毁了我希望!!

现在我也要毁了你!!

我要让你老婆和丈母娘也染上艾滋,而我享受完,再死也没什么了遗憾了哈哈哈。你就等我舒服完,再来接你的艾滋病老婆和丈母娘回家吧。

说完,镜头那边,丹阳道人已经恶狠狠的朝林千羽母女扑去。

继续阅读

龙门医婿

作者于飞

龙门医婿小说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 本周排行

小说大全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