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oss在线小说网

当前位置:91boss在线小说网

小说《侠影剑仙》奇天云林雪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奇天云 时间:2020-08-19 10:20:20 来源:zzy

小说《侠影剑仙》奇天云林雪全文免费阅读

侠影剑仙在线阅读

简介:侠影剑仙章节目录,侠影剑仙免费阅读,侠影剑仙在线全文,侠影剑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侠影剑仙的作者奇天云 ,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侠影剑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挑战来来往往的衙门里,今天特别热闹,最忙碌的要数那十六......

《侠影剑仙》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奇天云林雪,是奇天云所著的玄幻奇幻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长悬的匹练般的瀑布倾泻而下,流水与山谷的深潭撞击,发出“轰隆隆”的巨响。瀑布前一个很瘦弱的少年站在那儿抬头仰望着,已经很久了。黑衣飘拂,无助中透着迷...

《侠影剑仙》第19章 挑战

来来往往的衙门里,今天特别热闹,最忙碌的要数那十六个捕快,往常要没有公差的话,一个个绝不会起这么大早,一定是赖在床上弥补因为连日来的查案而带来的疲惫,可今天却精神抖擞地聚在大厅里,紧张地议论着。

所有人脸上都看不到笑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议论声倏然而止,一道矫健的身影轻捷地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站起来,一齐躬身道:于捕头!

这位身穿黑色捕头着装的,颇有几分英俊之色的俏生生的姑娘正是于彩瑶,她眉宇之间透出几分果敢的勇气,她继承父亲的遗志,凭着锲而不舍地努力,接任了他的捕头职位,并立志绝不辱没这身官服,而今天所要做的事乃是对自己的一次莫大的考验。

大家辛苦了!坐吧!她坐下之后,其他人也跟着坐下了。

于捕头,你真地要去挑战漂游子吗?听说这些年有许多人挑战过他,可是好像还没有听说有谁打败过他呢。

对呀!而且要抓他的话,也没有证据啊,虽然他是恶名满天下,但是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些传言是不能用来给他定罪的。

正当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时,于彩瑶扬手打断了他们接下来的话语。

哼!这种人间恶魔怎会没干过坏事?我看分明是别人都不敢去查他而已,或者知情者根本就是被他所杀,因此才会没人知道他的劣迹,等我将他打败之后,我会将他逮捕回来,让他乖乖地伏法认罪,如果我做不到的话

大厅里鸦雀无声,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老张,我跟大人说了,如果我出事的话,由你来接任捕头的位置。她又挥手打断那个唇上一撇胡须的较老成的捕快一切等以后再说,大家几天没睡,应该很困了吧,都回去吧,养足了精神才好去做事,都回去吧,我会小心行事的,大家尽管放心吧!

大家见她注意已定,也就不再说废话了,一齐祝贺她马到成功,就都依依不舍地走出大厅,让她有时间去做好充分的准备。

她走进衙门里自己专用的房间里,将一身官服脱去,换上女儿装,恢复那副伶俐而充满阳刚之气的模样。取下墙上挂着的一柄黝黑的铁剑,一抽出来,乌光凛冽逼人,仿佛韬光养晦的黑珍珠才从匣子里拿出来一般。而她也像是这柄铁剑,苦熬了数年,等的就是今日一战。

回剑入鞘,她推门走出去,快步走出了衙门。

回头一看,大门外,除了那些捕快,衙门里的衙役、师爷还有府尹大人都站在那里张望着她,但是都不知该说什么,只有府尹大人朝她挥了挥手道:早去早回!

于彩瑶点点头,施展沉浑而轻盈的轻功疾行而去。

只半天工夫,她已赶到了百里之外的一处鸟兽绝迹的高山,这是一座无名山,没人知道它的名字,只不过人们都把山顶的那座山峰叫做无人峰。常有人在上面比武,也常有人上去之后就再也没下来过,人们都说他们一定是在上面同归于尽之后,掉到山下的深谷中了。

我约他在落日之前决战,现在才午时,他应该还没有来,我先在这里调息内息,准备一下,再上去等他来。心里这样想着,她开始闭目运气缓缓吐纳。

好一会儿后,顿觉全身舒泰精神抖擞,长途跋涉带来的疲劳被一扫而空。

她奋起精神,提步直往上奔去,几个起落之后,她终于登上山,站在峰顶。

上面除了满地新鲜的青草之外,没有见到一朵野花,也没见到一棵树,连蜂蝶之类的飞虫,或是飞鸟什么的也没有。她正要往边缘地带靠近深谷的那一面走去,平平的峰顶上,远远地望见一个青衣人,面朝深谷屹立不动。

他居然先来了?莫非想以逸待劳?于彩瑶暗自提防着。

你来了?她刚想移步,听到他这么说,有点惊惧,他居然在自己刚想跨步时说这话,难道他可以隔这么远感觉到自己的意向?

不过她还是走了过去,握紧插在左边腰带的铁剑,一步一步稳健地走过去,尽可能地不露出一丝破绽。

你为何要挑战我?漂游子缓缓问道。

哼!恶贯满盈之徒,人人得而诛之!本捕头今日要将你抓回去审问,要你交代做过什么恶事,别以为你没有把柄抓在我手里,我就不能抓你,若我能胜你,你就要老实交

代,否则衙门里十八般刑具都要叫你尝个遍!她恶声恶气地道。

衙门里捕人,为保万无一失,通常要带一干捕快通通上阵,你却单人独行来会我,可见你并非是想抓我,而是志在胜我,你为何定要胜我,普天之下,恶人可不只一个啊?

哼!谁叫你是武林第二大魔头!而且你还是那个武林第一大魔头的师弟!我爹当年就是败在他手里,我爹受伤之后,受尽别人的冷嘲热讽,后来才会郁积成疾,以至含恨而终,我那时就发誓,一定要用我爹的剑法还有我爹留给我的剑,报仇雪恨!

那你怎的不去找那个武林第一大魔头呢,打败了他,那不是更解恨吗?

哼!要不是本姑娘不想浪费时间去找他,也不会来找你这种败类!

漂游子此时终于回过身面对她,才瞧了两眼,忽然道:你是左撇子?

你才是左撇子!于彩瑶怒道,旁门左道中人果然是没一句正经话。

那你爹就是使左手剑的了?

你怎么知道?难道那时候他也在一旁助阵?他也是帮凶之一?

漂游子将目光转向已经开始有点倾斜的太阳你的剑法是和你爹一路的,你若不是左撇子,那定是你爹了,不然,为何会把剑插在左边?

嗯?她低头一瞧,不由得惊讶他的眼光的细密。

漂游子摇头喃喃道:难怪,难怪。

于彩瑶以为他是说正因为她爹是个左撇子,所以才打不过那个武林第一大魔头的,一时间怒不可遏地大叫道:少说废话,接招吧!

锵铁剑被缓缓拔出来了,剑鞘被扔在地上,她轻轻一跃,挺剑朝他的背部刺去。

漂游子稍一移步,铁剑朝他的胸膛刺去。

嗯?他居然不避开,想必是避不开吧,既然他武功这么差,我就马上结果了他,看他还狂妄什么!她力贯手臂,狠狠地击刺过去。

她对这一剑一向是很有信心的,通常与她对敌的人每碰到这种沉浑简单的招数,一定会尽力抵挡,稍有疏忽必会受到重击,而他直到此刻仍然不做闪避,看来是必伤无疑了。

这一剑眼看要落在他胸前,不过在她将要刺中他时,竟然落空了!

漂游子只是轻轻退了一步就避过去了,他在这一剑已经不能再改变时才轻轻避开去。

这剑落空,于彩瑶左手的力道也使空了,气力稍一停滞,身体跟着落下。

她一剑既出,第二剑跟着使出,铁剑顺势往左横扫。

漂游子顺着这一剑的来势往右闪过。

第三剑是疾速后退反手刺去。

每一剑他都是差点中剑,又是刚好避过。

于彩瑶接连三剑都使空,气势已有所消减,运了运功,又接着发起进攻。

不过她接下来的攻击还是没有什么实质的效果,居然都没攻到他身上。

呀!于彩瑶一跃而起,握剑直劈下去,剑气将他整个身体都笼罩住了,她以为这一剑会照他的脑袋一直劈下去,不过漂游子后退一步,原地竖直地跃起,这一劈重重地劈在空处。

于彩瑶本来就要落下了,此时竟然一提气,停在空中,握着剑往前激刺,刺到尽头时,却不见了漂游子的影子,同时手腕被狠狠踢了一脚,左边腋窝也被拍了一脚。

啊!于彩瑶撒剑着地,铁剑平空飞去,不过她看见漂游子脑袋朝下倒立在空中,右脚往上一伸粘住铁剑的剑背,然后往后一个翻身,站立在半空中,右脚往前虚踢一下,铁剑往上斜斜地朝她飞去。

于彩瑶忙在左手上贯注力量准备将它拍落下来,但那把铁剑又忽然在空中翻了个滚,变成剑柄朝前飞直飞过来,她看准方位一把接过来,但想不到看似充满力量的铁剑,握在手里时竟然有若握着一柄朽木那么轻盈,她的身体不由得前倾了两步。当她站稳身子时,漂游子早已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难怪你打不过我。漂游子懒懒地道。

你!于彩瑶气得说不出话来,原来他刚才是说这个,这大魔头实在太狂了!

你不是左撇子,却偏学人使左手剑,明明不擅使笨拙的招数,却用这么重的铁剑跟人过招,要是在轻灵的剑法中加入刚猛的力道,那倒还可以增加些威力,唉!一味照搬别人的剑法路子,难怪以你这般的努力仍然只是这样的境界。

漂游子不理她的反应,顾自慢慢走开,一边还在那里道三道四。

你可以去武林中人说,你跟我的决斗不胜不败,打个平手,这样应该可以稍稍挽回一点你爹的名声,不过你可得小心,以前那些没打败过我的人一定会很不服气,从此以后或许会有许多人来找你挑战,但是你得提防他们可能会加上比武招亲的条件,到时候你家的门槛可能真的会被求亲的人踏破了,唉!我先恭喜你了,不过你记得到时候要谢我这个媒人,千万可别忘了!

欺人太甚!于彩瑶奋力追去,右手握紧剑运劲挥舞着,虽然她练了十几年的左手剑,但还是用右手比较顺手一点。

眼看再有两个起落就能追上他了,忽然右手腕一阵刺痛。

啊!她右手一松,铁剑又是平空飞去,倾斜着插进土里。

暗器?她赶忙伸直左臂,拨出一枝袖箭,预备发射。

不过看他一点也没有要继续施放暗器的意图,于是停下来,一低头,发现一片断折的草叶尖飘飘荡荡落在地上。

她拾起断叶,用她那捕头特有的眼光仔细察看了一下周围,终于发现地上有一株刚刚被踏断了一截的青草,一比对,果然断口处吻合得丝毫不差,也就是说一定是他踏断了的,因为此处只有决斗的人才会上来,而且已经好久没有听说有人来此比武了,自己一直在那边,要是踩断了也不会在这里。

她猛然记起漂游子刚才右脚好像用力踏了一下,其实也不是那么明显,她只是远远地感觉到那一脚落下去时稍稍重了一点,那就是说他用力将草踏断,再以内力催逼将断叶发出去,射向自己的手腕。可是她挥剑冲过去时,就算是抛射的飞刀被剑气所阻也会被扫落,这片小小的断叶居然可以冲破剑气射到自己的手腕?

她看了看右手上还有点潮湿的血珠,恨恨地朝天吼!道:漂游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死在我手里!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不过漂游子早已走了,这一句话他是听不到了。

《侠影剑仙》第20章 下山

哎呀!大师兄怎么还没回来啊?都老半天了!哎呀!

波浪子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客厅里转来转去。

云中子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道:你不要在我面前晃了,那个什么于彩瑶不是约了大师兄在日落之前决斗吗?现在太阳才落下一半而已,还早着呢!

奇天云等了一个上午,也有点烦了,于是问道:于彩瑶是什么人啊?

波浪子一边在那儿踱来踱去,一边说于彩瑶是远近闻名的捕头,有很多大盗头目都栽在她手里,她要挑战大师兄,不知道是为了扬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呢?嗯

柳叶子垂首坐着,抓着自己的右腕使劲捏着,以使自己能镇定下来。

吁老远传来一声长啸,虽然相隔很远,不过还是震得奇天云耳朵有点难受。

柳叶子从椅子里跳起来,叫道:回来了!飞快地跑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她跟在漂游子后面一起进来了。

波浪子赶忙奔了过去大师兄一天都没吃饭吧,肚子有没有饿啊?

漂游子一坐下,他又过去嘻笑着道:大师兄啊,听说那个于彩瑶不仅武功好得很,人也长得标标致致的,大师兄有没有趁机摸她两把,占她点便宜,省得她这么猖狂,竟敢射袖箭挑战啊!啊!放手啊!

柳叶子揪着他的耳朵用力扭着,狠狠地瞪着他痛苦的表情哼!难怪你剑法一直这么差劲!原来脑袋里满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

波浪子挥拳狠狠往她胸口捣去,柳叶子松开手退后两步避开了。

波浪子怒道:我差劲,你又好到哪儿去了!哪次比试剑法你赢过我?

柳叶子双手叉胸,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师姐就是师姐,就算打不赢你还是师姐,怎么,不服气啊!

云中子打个哈欠慵懒地道:别吵了,我昨天看星星看到清晨,一晚上没睡,现在又为了等大师兄撑了一个上午,实在是困死了,啊

俩人正吵到兴头上,竟不约而同地朝他怒道:要你罗嗦什么!

云中子吓了一跳,他揉着睡眼走出去找个清静的地方补个回笼觉,一边还嘀咕道:我招谁惹谁了。

奇天云不理会吵得天翻地覆的俩人,瞧了瞧坐在椅子里闭目养神的漂游子,他不知道这场比武到底战况如何,不过看他现在仍然是满不在乎的样子,总算是释怀了。漂游子身上有股顽强不屈的力量,似乎没什么事能让他低头,想想自己的怯懦,觉得很不服气,他忽然大声道:漂游兄,我想现在就下山去!

一直安静地坐在他身旁握着他的手的林雪,闻言失声叫了一下。

吵闹不休的俩人此刻安静了下来,看着奇天云。

漂游子睁开了眼睛,缓缓道:奇兄弟这么快就住腻了?

奇天云摇头:不是,我一天没有做完那件事,心里就一天都不舒服,所以

波浪子好奇道:到底什么事情这么急啊?有决斗那么严重吗?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帮得上忙啊?

奇天云黯然道:说出来,也许又有一场血光之灾。

柳叶子也忍不住问道:既然是血光之灾,难道你一个人就能扛得住吗?

奇天云沉默了片刻才道:我只是想在还没有酿成更大的血光之灾之前,将它完成。

既然事态紧急,那我就祝你马到成功了。漂游子起身走了出去。

众人无语。

告别一番后,奇天云下山了,站在山下朝山上的林雪挥了挥手后,离开了这个呆了两天的地方。

唉!天下之大,到底何时才能找到这个人呢?走着走着,他又迷失了方向。

眼前是一条大路,路两旁不知道都会通向哪里。

奇天云发了一会儿呆,不知该怎么抉择,他瞧见路旁有个老汉躺在树下睡懒觉,就走过去摇醒他,问他这条路的两边都会

通向哪里。

老汉指着道路说北面可以通往一个小城,南面可以到达一个小乡镇。

他谢过之后,发了一会儿愣,往路的南面走去。

在乡间地方应该更能找到那种没什么贪心的人吧?

傍晚时,路两旁的酒家和茶寮还有饭庄传来的吆喝声吸引了他的目光。

饭庄里的食客们安安静静地在那儿吃饭,茶寮里的人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而酒家那边却传来划拳、大肆喧哗声。

其中有一桌,明明只有两个人,却是最为吵闹,喝酒的是一个肥面大耳的粗鲁汉子,还有一个健壮的中年人,他们旁若无人地边喝酒边高谈阔论,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

奇天云见他们两个如此健谈,看来一定是很好说话的人,应该可以问点事情吧?

他走过去坐到他们那桌,拱手问那个肥面大耳的汉子:大叔,请问你知不知道,呃,此处可有尚武的人家?

那汉子打住话语,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着他,在伙计过来问奇天云要喝什么酒时,忽然一拍桌子嚷道:年轻人,你问这话就问对人了,你可知我是什么人?告诉你也没关系,我便是本地刀法最好的人,我的祖师便是一千多年前周朝时的庖丁,你可听过他的大名?

庖丁?奇天云搜肠刮肚地想着,他爹以前可曾跟他提过这个人他是何许人也?

哼!我知道你这家伙有眼不识泰山!不过没关系,实话跟你说,想跟我学刀法的人那是要排长队在我家门外跪上几天几夜,我还未必会瞧他们一眼,不过看你这年轻人合我眼缘,你只要跪下磕三个响头,叫我一句师傅,我就收你为徒,传授你举世无双的屠牛本事!

奇天云见他说地这么郑重,正要婉拒一番,旁边那个中年人却挥挥手道:老田啊,你吹什么牛啊,上个月不是听说你给一个少妇斩肉时,手指头被斩刀划了一道口子吗?

老田本想辩解一番,那人却继续说:哼!要说起我老孙的捉蛇本事,那才真正是无人能比的,管它水蛇、旱蛇、花斑蛇、青蛇、白蛇还是蟒蛇,我老孙照样是手到擒来,要不是没人跟我学这门手艺,老子早想成立一个捉蛇帮,自任第一任帮主!

老田却道:老孙,五天前,不是听说你被一条小花蛇咬了一口吗?

老孙一听这话,火都冒出来了,大怒道:奶奶的!要不是那天我跟我那婆娘吵了一天架,吵得晚上睡不着觉,搞得第二天清晨起来时精神恍惚,老子怎么会被这条该死的小花蛇咬到!奶奶的,老子一棒就把它的脑袋打扁了,还把它踩在脚下踩个稀巴烂!奶奶的,这小花蛇竟敢藐视我这捉蛇祖宗,岂不该死!

老田道:死都死了,哪来什么该不该死?

老孙此时似乎还不解气,又把酒碗重重往桌上一放,骂道:他奶奶的!待老子寻到这小花蛇的爹妈兄弟姐妹叔伯表亲,老子要将它们一网打尽,诛九族!呜呜

奇天云不明白他怎的说着说着,竟然哭起来了。

却听老田唉声叹气道:老孙啊,你怎么又想起那些陈年往事,不是都过去了吗?

老孙大声哭嚎起来:操他奶奶的!凭什么那些王公贵族杀了人就可以免死,老子打死他的龟儿子就要被诛九族,那龟儿子不就是比武不成,重伤不治吗?那家伙武功不济,干我鸟事!老子要不是人单势弱,真想也去杀光他全家!

老田在他碗里斟满酒,又在自己碗里斟满了,劝道:过去的都过去了,报什么劳什子仇,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你那些亲人在天有灵的话,看到你现在好好地活着,也该安心了。

奇天云默默走开了,一直往南走去,看来以后不能随便这么问别人了。

走了一会儿,肚子饿起来了,他从包袱里拿出干粮边走边吃,刚要再拿出一些来吃,一声大喝吓了他一跳:过路的!留下买路财!十来个持械的蒙面人从路旁的树丛中跃出来,将他围在中心,周围已经没有一点退路。

奇天云本能地探手摸往身后的包袱,但是他是不能轻易亮出兵器的,这样实在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端,虽然以前对付银刀门的人时,被迫使出了随身携带的兵器,可是经过这些日子,他已经极不想将它使出来了,他只怪自己没有早点买一把单刀,可能还有一拼之力,可是现在

继续阅读

侠影剑仙

作者奇天云

侠影剑仙小说

热门小说 推荐阅读 本周排行

小说大全查看更多